导航切换

联系电话:
(初中)0724-2340757/6031699 (高中)0724-2442988 传真:0724-2442988

二维码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走进外校 > 教师队伍 >

浏览: 日期:2018-12-24

      一滴水,携着剔透的梦,穿过暗蓝的夜;一丝风,攥着清凉的水,抚过温柔的梦;一片叶,卷着秋黄色的风,划过心中的水。

     我听见一阵梦吟般戏弄的音律飘进我的梦,遮住我的眼。她从炽热的夏天的烦闷中脱出,从那滚滚的火炉中破壳而出,既而化作一股清凉的风,用冷冷的却极其嗔怪的声在我耳畔低语。万籁俱寂中,唯能听见我内心的湖水荡起的涟漪,然后不断地冒出水泡,再不断地破裂,化作细如牛毛的水丝,散落在水面——

      叭嗒,叭嗒……

      我听见这声音正是从我的内心逶迤而出,由远及近,还有那颗秋黄色的心在跳动。

      秋来了。

      她在我肩上手舞足蹈,离开时又忘记带走她的叶子;她在空中挥笔而画,用那温柔的秋黄色的墨水在天幕上尽情挥洒;她在草地上也同样作画,使那原本是绿装的草儿换上了一身秋黄色的晚礼服,连大地上的一切植物都沾染了这迷人的黄。她一贯不喜欢大雁,刚一来就赶走了那些孤傲的家伙。黄昏近了,她缓缓地走进我的梦来,提起那轻纱般的裙儿慢慢地呼唤我——我来了。

     秋笑了。

     她在家乡的山野间撒下金灿灿的菊花,那飘落着的小美人儿啊,落在地上,成了片片耀眼的黄。那醉人的黄啊,使我在梦里挥之不去。满地的黄,满树的黄,满田的黄。听,那躬身半山腰上的农民挥着镰刀割收稻谷的声音;看,那坐在瓦房前慢饮菊花茶的阿婆;嗅,那满身游走的花香。

     我惊讶这妖媚的秋何以有如此大的神国,让我的心和身都陷入在这秋黄色的漩涡里无法自拔。然而我却带不走她。我试将她的“宠儿”摘下一朵,泡在茶水里一饮而尽,不正如泰戈尔所言采得到花瓣,却采不到她的美。我无法再次感受到她的香和美。

     于是我提着小心翼翼的心,把这一切的梦幻般的美装进梦里,当然,包括她的朵朵笑容。

     我用金黄的菊花写上我的情书,我将对秋天表明爱意,我热爱秋的生命,热爱生命里的秋。

(指导老师:李潇)